游戏登录Steam了,及后续与未来

本博客福利,想要激活码的直接留言问我要就好了~

很久都没有更新这里了,算是一片自留地了。
估计也没人看,这个浮躁的年代,有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还是很必要的。

今天又去了育音堂,2杯酒下去,觉得还是摇滚开心啊。
晕乎乎的跟着节奏摇摆,觉得整个世界的人都是傻逼。

这个时代太多的人,活在伪装里,不断地想要把自己装作是某种人。
让我很痛苦,因为这种傻逼也包括我自己。

某视觉系重金属乐队的演出,
主唱漆黑的眼圈中闪亮的眼睛,高高在上的眺望过人群,仿佛人群就不存在。
想知道这些舞台上尽兴的人,是否也觉得台下的人也都是傻逼。

暴躁的鼓点,恐怖的水喉音
最前排的是一位孤独的带着眼镜的粉丝少女,一脸向往的看着台上,
其他人则是稍稍让开了一些距离,心想毕竟不是这么有名的乐队吧。

靠近舞台的地方,
一桌喝着酒的男女,互相搂着,摇头晃脑,应该是装出来的很high的样子,
一桌打扮时髦漂亮的女生开始了自拍和刷微信,今天又来了一个值得发朋友圈的地方。

阴暗处,默默听着的人,看得到他们眼中的光亮,也许才是台上人的同类。

强烈的游离感又出现了,
似乎摇滚等独立音乐,真的是难以被人理解吧,
或者说根本上,这种追求万众瞩目的舞台表现形式就错了吧?

现场气氛不错,我心中依然是忧伤与孤独。
或许舞台上的他们,和我们很像吧。

是的,我们做了永幻,很牛逼。但是内心也没有什么太骄傲的,反而愈发觉得,永幻其实是个很商业化的东西,
我可怜的还是没有走出那一步,还是没能摆脱世界愚蠢的枷锁。
永幻最终还是没有能达到我想要的高度,所以好无聊,不是吗。

舞台上的歌手目光穿过人群,往向无人的远方。

永不实现的梦想,我们用爱完成了这个游戏

发在知乎的文章,虽然为了销售有点吹,但是基本事实。。。

这几年,我的想法一直在变,所以这个专栏的内容,可能非常不一致。

或许曾经的我,写这个专栏,是为了能让别人理解我。而如今的我,似乎已经是一个不需要人理解的人。人生如是,为何要为了那些没有道理的约束而活着,为何不超脱于世。

这文章,不想聊我们的游戏,只说说感受,对我们制作的游戏有兴趣的自己去看:

 

MyACG Studio官网

[开放幻想乡!]东方同人游戏[永远消失的幻想乡]实况第九期_哔哩哔哩

如何评价《永远消失的幻想乡》完整版?

 

数年前的我,也许还不知道,做游戏有多难。

从没想过,这是一场充满了艰辛,泪水与欢笑的旅途。

从没觉得,我是如此痴迷,和如此疯狂。

从没期望,我能从憧憬制作人的玩家成为玩家心目中的游戏制作人。

翻出了2010年发的一些我制作的魔兽地图的视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的我,在尚无名气的Bilibili发布了制作粗糙视频,现在看来着实年少轻狂,但那也许就是最初的梦吧。从此之后便走上了制作游戏的道路。

(图:黑历史游戏)

。。。

八年前,想当个技术宅,许下做游戏的愿望,开始自学制作魔兽地图,到赴美学习游戏专业。

(图:现在已经变成肥宅)

。。。

最开始,只是想做一个小小的一个关卡的游戏,玩家操作灵梦打无穷无尽的怪物罪袋的游戏。

(图:东方打罪袋)

。。。

第一年,只有不能玩的demo和无尽的工作量,团队几度爆炸,备受煎熬。

(图:办公桌)

。。。

第二年,原本计划五个章节的游戏,只完成了两个章节,草草先发布让玩家玩,还找了一大堆借口说什么EarlyAccess,求捐款,和游戏还没完成就出的DLC坑钱,并许下了我们一定会完成全部游戏的承诺。

(图:游戏中摆摊的制作组——梦中大卖)

。。。

第三年,我们竟然,在无数爱好者的帮助下,没有辜负所有人的希望,完成了《永远消失的幻想乡》这个游戏。

(图:现实中摆摊的制作组——三次元退散)

。。。

这几年来,我们全年无休,全员无妹子,睡了三年工作室地铺,每天18-20小时工作,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制作游戏。对制作游戏的一切,编写代码,美术制作,遇山翻山,遇水涉水,都变得愈发轻车熟路。

但当我完成永幻的那一刻,还是感到了一个懵逼的感觉。难道我真的完成了吗?我们的梦想就这样结束了吗?这样奇妙的感觉。但是,马上我就发现,梦想还是现实什么都可以无所谓了!

去tm的投资回不回报,去tm的管理不管理,去tm的市场趋势不趋势,去tm的手游不端游,去tm的发行运营,去tm的创业融资,去tm的分析与设计,去tm的政策不政策,去tm的ARPUARPPU。。。他们不明白什么是梦想!!!

做这个游戏,就为了我们自己爽,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玩,也够了!何况还有这么多的玩家,这么多的QQ群,这么多关注着我的人一起陪爽呢!这对于游戏制作人来说,可是最无上的荣誉啊!

(图:信息看不过来的讨论组)

终于,我彻底的疯了!我似乎感觉自己已是最疯狂的游戏制作人!我似乎达到了全新的境界!我想我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管,只想要做出好的游戏,都不要阻止我前进!

这是无上的幸福,这机会是玩家给我的无上荣誉,这是这个世界都无法理解的无上的幸福,和ARPUARPPU没有任何关系。

我曾一直觉得我无法理解这个世界,无法理解游戏开发圈,无法理解那些轻视我们的人。

参加过无数gamejam,参加过无数游戏展,参加过无数行业活动,参观过无数家公司,约过无数游戏制作人吃饭,见过很多游戏公司大老板,也见过各种受人崇拜的游戏制作人。

我试图努力的去学习,但我依然始终无法正真理解,无法正真的融入,无法真正的快乐,

或许因为我至始至终,也只是一个任性的玩家,不懂不管不顾市场,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行事,不理会任何想改变我意志的思想。

我曾希望我能做点什么让他们理解,试图去解释我在做的东西,我希望能够融入到这个世界,在出世入世间反复挣扎。

但是在永幻制作完成的这一刻,看到永幻最终的效果,我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是的依然有很多人还是不理解,但从此以后这是他们不理解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了。

只想说,我们制作了永幻,现在很快乐!而且我们一定会继续快乐下去的!

(图:永幻最终章,走向希望的抉择)

真正的方向也很明确了,做到最好的自己,然后让世界来理解我们,来融入我们就可以了。

我们真正热爱的是那些开心的玩家的笑脸,喜欢的是傻傻的提各种奇怪的意见的玩家,憧憬的是天衣无缝的幻想乡,需要的只是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的事情做的更好,更应该的是把不敢付出的全部更加义无反顾的付出进去。

那一定是最美好的!我们甚至不需要付出生命,那么我们为何还要害怕。

在这条路上,我们一定是不可战胜的。

《永远消失的幻想乡》不是完美的作品,

但献给所有热爱游戏的玩家与怀揣梦想游戏人,希望你们都勿忘初心。

对于梦想,我们依然还在路上,这只是一个好的开始。

对于梦想,我只希望,永远不要实现!因为正是这是我们快乐的源泉。

 

迷失上海 Lost In Shanghai

之前太投入与游戏制作,把游戏制作和生活混在了一起,
不知不觉分不开了,微博账号成了营销号,QQ账号成了“大神”,无法与人正常聊天了
然后打开blog,也发现都是游戏的宣传之类的。
各种烦杂的信息这里那里,自己失去了自己的空间。

去吃火锅,店里现充们有说又笑,说着毫无意义的话,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开心呢?

想做个叫做LostInShanghai的,压抑伤感风格的游戏,但是发现自己写不了剧本,做不了故事,不懂诗和远方,是个可怜的逗逼。

公司有10+个人了,都是特别想做游戏的人,但是我却非常消沉。
说实话我们的游戏真的很棒,我们的团队很棒,我们在圈内应该是非常特殊的存在了,我们有自己信仰的玩法。
但是看到别的人通过那些已被证明的路线作出很棒的东西的时候,又止不住的惊慌。

我们真的在正确的路上吗?我们走的人更少的路,这真的会有更好的风景吗?

现在的我,感觉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半瓶子水也能很开心的指点江山了。
可能是老了,没有激情了。

之前因为一句歌词的爱情,也发现是个笑话。

我很焦虑,很慌张,很迷茫,很孤独,无法破。

所以我回来了。
顺吧“营销”的东西给删了,这个blog应该还是更多的是我私人的东西。

深呼吸

一眨眼回国已然一年, 期间发生了太多事. 或又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其实在自己毕业的一瞬间,自己生活的方式就变了.

这一年我到底做了啥?

我似乎觉得自己一无所成, 每天过的都很紧张昏昏噩噩. 经常一头扎到一件事情里忘了一切,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还是那样.

自己似乎前进的很艰难, 而世界却从不等人的飞快变化着, 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似乎都瞬间变的一无是处.

我感觉自己一直很着急,催促着所有人做事,教他们东西,制定方案,验收成品,忽悠工作,发工资,杂物,写程序,联络,参加活动,宣传… 自己比谁都急.每天都感觉呼吸困难压力很大. 但是自己依然感觉效果很有限. 即便如此,产品开发什么时候能搞定都让我自己心虚,什么时候才能有正儿八经的收入就更难说了.

因为焦急,经常直接住在办公室. 结果搞得自己生活也很不规律, 经常弄到很晚, 日夜颠倒. 也不知道这样是否真的能提升效率,但是自己变得非常丑陋非常Low的这一点,似乎是毋庸置疑的. 这短时间经常也和组员生活在一起,关系是非常的近,但是也带来了关系太近的毛病. 自己说话的话语权变弱了, 其他的组员有的时候不努力工作我也不好开口.

自己社交方面,似乎问题也很大. 这一年来,认识的人的数量,明显比自己出国期间下降了太多,而且大部分也都不怎么样,大多数还都并不是非常”帅”的人. 缺少和”帅”的人交流, 还有看了过多的网络文章, 似乎使我大脑内充满了浆糊和大量无用信息. 曾经的自己总觉得能遇到帅的人,向别人学习,现在却总是在教人,自己却非常缺乏有效的知识来源途径,这点还是我挺痛苦的. 出国了一趟回来以后,发现国内的朋友都没几个了,”帅”的有远见的朋友更是太少,我自觉无比狭隘.

关于目前制作的游戏,为何到目前为止一直迟迟完成不了,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似乎一直在修改设计方案(我很后悔当初为何不按照自己的设计走到底) 结果就是游戏变来变去,很多东西都无法定夺,这个游戏的设定又不是自己完全控制的,很多方面设计要向游戏的设定妥协. 游戏的标准也一直定的不够统一,中途变了好几次. 在初期宣传的时候,还做了太多无关紧要的事情,事实证明都是一些”坑”.

我自己变强了吗? 或许吧,至少曾经的自己对游戏开发的一切都是那么半吊子,现在各方面都相对熟门熟路了. 各种工具的用法,用途,坑也都踩了个遍, 自己似乎成了游戏制作大师了, 就缺工作量了! 但是自己似乎也牺牲了不少. 每天都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这一年的自己几乎没有任何娱乐,导致自己一直缺乏思考, Blog很久没有更新, 也没有出去旅游什么的, 如同自己活在了另一个世界. 自己也想能够回到现实, 可是现实中的东西, 仔细一想, 却也都是那么没有意义,也就无非今天吃什么,明天穿什么,求职上班找妹子…还不如干活. 难道这就是所谓孤独吗? 不知道.

今天整理一波博客,发现除了这里,在Twitter,腾讯微博,Linkdein,新浪微博,校内,facebook,G+,Blogger,豆瓣…到处都散落着自己的碎片, 就和自己的过去一样. 曾经可能觉得某个可以无限的延长下去,会是我们的归宿的地方, 往往却只是把自己和曾经的自己所隔开罢了. 谈笑间, 我这个博客也都超过10年了, 曾经的自己开始写blog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在十年后看看自己当年是怎么样. 如今却发现,当年的自己还是那个记忆中当年的自己,现在的自己也还是现在不堪的自己.脑子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当时自己开始写博客时,那种想着十年后自己的对未来的欣喜的期盼.

1个月前,定了计划,一定要在年底完成这个游戏的大部分,现在只剩下2个月了,我依然忧心忡忡. 不禁想起了去年TGS的时候,那个忧心忡忡的台湾独立游戏开发者,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好想尽早把这个坑结了, 明年, 我好想要做个真正自己的游戏.

翻过这一页,是新的起点,下一个故事,就没有黑夜.
金色世界,一望无际的麦田,这里的故事,我还从未体验.

深呼吸~~~~

意识流杂记

1.我有个程序员朋友随身带手机或者电脑开个txt记录自己每天几点几分干了什么琐事,叫人生log.
2.毕业以后,时间变得特别快。经常一抬头就过了一天。据说人脑内有个时钟,间隔0.1秒一次update,在体温上升时会变快,导致人觉得时间变慢。我马上就想到了游戏引擎的update。
3.有些想某些人了,初中高中的同学,甚至大学的同学,联络都变少甚至无了。
4.时间可以慢下来吗。请慢下来。
5.我觉得现在的独立游戏圈,说故事的多,可没人干活,没程序,少美工,策划设计师遍地滚,但也都混的不错。我也想去说故事不用干活啊。
6.要和龙哥去高雅的喝咖啡装逼(干活),可是我并不觉得会有人会看。
7.肚子好胀。
8.看了藤子F不二雄的几个非机器猫漫画,还有非常现实残酷的,真的也不错,不愧是大师。最后他也是死在画桌上的,小的时候啥也不懂的我,那则新闻我却无比清晰的记得。我现在依然很敬仰他。
9.早点睡。

杂记

转眼回国就半年了,好久都没更新BLOG了,也很久没有写自己的东西了。

太忙了,基本上都没时间停下来想想,今天到飞机厂接人,结果飞机误点,所以趁机写点东西吧。

最近看了《黄金时代》挺喜欢的,这片的影评也很有趣,不是5分,就是1分。
我不能理解那些给1分的人,理由无非是太长,太平淡,故事零碎,手法效果不好云云,然后就是倚老卖老的大谈一些摄影分镜演技啥的专业术语证明自己的专业,充满了不屑。
而在我心里,这片子应当是5分的。我看了以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影片虽然很长很平淡,但一个飘零的人生,难道不是这样的吗?而全局最后,主角病重,那种想要生的感觉,表现的是相当好的,整部片子看完后,我久久不能入眠。
非常喜欢里面的一段话,这句话也恰恰给了那些不能理解此片的人一个耳光: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飞上天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说话似的。一切都得活了,都有无限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就开一个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它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蝴蝶随意的飞,一会从墙头飞来一对黄蝴蝶,一会从墙头上飞走了一个白蝴蝶。它们是从谁家来的?又飞到哪家去?太阳也不知道这个。

总有人爱规定什么,爱规范什么。文章的格式必须是什么样,电影必须要怎么样,歌曲必须要怎么样,游戏必须要怎样设计,不按套路出牌的就是草根,有自己风格的就是非主流,我会说专业术语就是专业的而你不是,我真是烦透了。

另一方面,那个时代独有的文人范儿,其实和现在的游戏有点像,不过又不完全像。那时候,大家对文学对写作的纯粹性的追求,还是很“犀利的”。谁写的烂,谁写的好,谁写的是左,谁写的是右,很分明的样子,觉得别人垃圾的就写篇文章互喷,觉得谁写的好的就写个文章互顶,也挺有趣的。不过现在的社会嘛,基本都是互顶,谁也不敢得罪谁,特别是在游戏行业,明明一个又山寨又抄袭又坑钱还搞美女营销啥的游戏,各大媒体都能报道上天,说实在挺令人恶心的。

说下游戏的事情,之前吹了东方project上ps4的牛之后,制作组招了个天天不是wow就是dota2一觉睡到12点,什么都不会一点自知之明都没的人,让我好好上了一课。花了1个多月才把他请走。不但搞乱了我的节奏,制作组的气氛都被搞乱了。之后就春节了,春节过后,各种懒,进度基本没有,一直到这个月才恢复。

程序方面DG的话,各种不稳定,不过我现在也认清了事实,如果你想做什么事情,功劳都是你的那种,那是没有办法不自己全部亲力亲为的,其他的人能帮上你20%还不添麻烦,就算是非常不错了。所以现在主程序的任务,我准备接过来。目前正在全面重构,因为自己对DG的程序思路并不是很熟悉。基本上还是个比较大的工程,所以具体玩家看的到的那种更新还是没有。

说心里话,我是挺喜欢东方的,但是东方的版权问题也真的是困扰我,这东西做出来,一切都得听Zun的。说实在的,东方这个主题,在中国本身其实不能算特别大的品牌,至少没喜羊羊出名。我虽然很有愿望完成它,资金上似乎也不是解决不了,但是压力真的也是非常的大,想要坑点钱收回成本真的太难,别说赚钱了。也不知道Zun对中国人是不是友好,到时候他老人家不开心了,咱还背个骂名。说实话我也会想,我的才华输给ZUN有多少?我觉得除了我音乐一窍不通,其他也并不差太多吧,为什么要屈居人下,做的不安心呢。

所以其实我想要放弃的想法确实是存在的,但是我牛也吹出去了,我更看重自己的信誉,所以不想要食言,我无法忍受自己背叛那些真心期待自己作品,还去某网站投钱的玩家。所以我目前并没有放弃,依然会完成三次元入侵的。不过自己也学到了一课,不要在东西还没90%谱的时候就开始吹牛皮!!!! 反正现在开发进度挺慢的,希望解决了底层问题后,能够快点加速。

说到某网站的比赛,我对第一名的票数的奥妙并不很明白,某网站是否也搅和其中我不清楚。不过知道有这样的现象出现后,我对这个比赛的兴趣基本也就没了。我们“忽悠”来了这么多玩家去那里投钱,现在有点后悔了,虽然最终我们好像是第二名,不过开发机也没主动的送过来,我也不想管了,咱的开发进度还没个谱呢。

工作组方面,自从觉得一切都要靠自己后,感觉很累。现在2个“员工‘,总感觉他们主观能动性非常不足,做事情也不够到位,总是容易留一些尾巴。他们事情一般都做了,但是一般也都没完成,总要留了个10%的尾巴,对我来说完成度就是0%。这事情我发火好多次了,可是也没什么用,然后让他们返工,然后就导致工期的拖延,然后导致我定了一堆计划都没用。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觉得真的有必要开始采取强制措施和不留情面了。

最近准备和几个朋友合作搞个新游戏项目,我主要负责资金和管理方面,不当头。新项目各方面都很不错的样子,走纪念碑谷那种高逼格路线,目标市场STEAM,IPAD等,新游戏有几个特别NB的亮点,几个合作伙伴也都是获得过一些碉堡的奖项的。这些人的主观能动性和自觉性和目前我工作室内部的几个员工比起来,应该是上了一个层面的。有种强强联手的感觉,不过我也很怕合作中出现矛盾,毕竟这几个人自己的思想都比较强烈,自己的想法多,我又是比较倔强的性格,就希望能合作成功吧,如果遇到矛盾我要主动多让让步。

说着说着就没主题了,再说吧。

寂寞梦想泡泡 ╭(╯3╰)╮

很久都没有写BLOG,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起。

主要还是想要谢谢最近帮助陪伴我的人。

曾经的我总是有各种的心得体会想要抒发,可是现在似乎什么都是一团乱麻,什么都有着越来越复杂的故事和背景,怎么都描述不清。

剪不断,理还乱,然后就不知道如何说了。

或者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思维越来越理性,生活越来越复杂,人也越来越冷漠了吧。

不过Blog的话,觉得还是坚持写下去的好,就算变得无聊了很多,但毕竟是我成长的路,无论什么困难,不愿提及的事情,也总要面对的。

今后看到,也就笑笑吧。

 

总的来说,我毕业了,永远的离开学校了。

然后,我终于得亲自面对现实了。

 

我有的时候确实有些太留恋过去,什么事情曾经说过的,拖着了,却一直会想要做到,有的时候似乎是好事,可是有的时候也是负担。

有的时候或许随着时间变化,这件事的本质都变了,当时的那些人也许都忘了。。。

我第一次想到,想要成为“游戏设计师”是我初一,我想着和我那时的一个朋友能一起开个游戏公司吧。

可是那个朋友现在也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反正一定不会和我一样继续走着这条路。

慢慢的身边的人就都一个个的离开了。。。越发的孤独。

 

其实人的本意,都是不希望“长大”的,不希望变得“成熟”的。

可是我也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

人们只是说着“该有多好啊”,可真正去做的人在哪里?这个世界也总是需要这样的探索者的吧。

我是有梦的人,我能隐约的看到路,可是当亲自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心中难免充满了不安。

恐惧,焦躁,迷茫,孤独。

我很犹豫,却毅然的要往前面走下去,我想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

 

我也很擅长找理由,也很擅长逃避,我知道整个世界都对我充满了怀疑。

所以我把自己逼上了绝路,我想真正的无路可退能让我前进吧。

想为那个理想奋斗,那个理想很高很远,却没人曾经走过。

就好像哥伦布带着船队,朝着广阔无垠的大海开去时,没人知道前方会有什么。

成功的人,总是在质疑声中孤独的前进,在鲜花与掌声中收获回归。

 

所谓“美国企业家信条”所说的:

我是不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的。

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我有权成为一位不寻常的人。

我寻找机会,但我不寻求安稳,

我不希望在国家的照顾下成为一名有保障的国民,那将被人瞧不起而使我感到痛苦不堪。

我要做有意义的冒险。

我要梦想,我要创造,我要失败,我也要成功。

我拒绝用刺激来换取施舍;

我宁愿向生活挑战,而不愿过有保证的生活;

宁愿要达到目的时的激动,而不愿要乌托邦式毫无生气的平静。

我不会拿我的自由与慈善作交易,也不会拿我的尊严去与发给乞丐的食物作交易。

我决不会在任何一位大师面前发抖,也不会为任何恐吓所屈服。

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骄傲而无所畏惧。

我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自豪地说:在上帝的帮助下,我已经做到了。

 

都是些励志的话,可是和我目前的情况,何等的相似。

我深深的相信这个世界,对大部分人,应当是公平的。

我相信我的判断力和方向,那么只要我努力,比其他人过的更累,做更多的事情,“浪费”更多的青春,那也总会有应当回报的。

我从小就一直觉得,自己要过上很多年的“地下室”生活,才能真正的走向自由,如今我应该欣慰,自己正在走向自己的“地下室”吧。

等我爬出地下室的时候,翻过了这座大山,等待我的一定是广阔的海洋,和我心中的那一片闪闪发光沙滩吧。

 

越是孤独的时候,对相信我的人也越是依赖。

感谢你们对我无条件的信任和默默的陪伴。

对于我来说,你们是我最强大的前进动力。

虽然我或许让你们担心,让你们忧愁,或者屡屡让你们失望。

可是我明白,只有最亲密的人,才会在看到我的种种缺点的时候,还依然相信着我,支持着我。

 

越是有千言万语,有的时候却越是说不出口,只有隔着虚空凝望。

我是负责任的人,所以无法给出什么一定能如何的骗人的承诺,但是我有奋斗的决心和信心,

也请继续相信我,等我,然后一起去那闪闪发光的海边。

 

不想让阳光下折射出彩色梦想的泡泡,

因为所谓的现实与理想的距离,

化成哪里也找不到的踪影的泡沫。

那才是我心底里最深层的恐惧。

 

其他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一切都能克服的,不是吗?

关于程序。。。之二

接 《关于程序。。。》(一月22日)

 

他们说那里隐藏着幽灵,

我不相信。

毅然决然的向前,

最终。

写了一堆错误的循环后,

甚至根本都未能编译通过。

当开始一厢情愿的思考的时候,

就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

 

代码无法编译通过的话,

是不会责备你的。

甚至是不会有的任何态度的,

因为它根本不具备感情。

责备自己的永远只是自己,

错误的也只是自己。

 

我说我有强大的Debugger,

只需要耐心的去纠正。

可是未能通过编译有什么用呢,

生命也是没有语法检查和自动提示的。

这些错误是不容得犯的,

已经给了我机会了。

 

那说如何挽救这个进程呢?

哈哈,已经没有任何挽救的办法了呢!OAO!

 

 

我所能做的,

只有变成更好的自己。

这样下一次按下F5的时候,

也许就能编译成功。

某天我的程序正确的运行,

但这个PID已经不在了吧。

 

他们说那里根本没有幽灵,

我说有。

因为我依然相信,

它是有感情且奇迹般的存在。

或许是要点

再度自勉

我有很多不足,我必须意识到。

无法实现的梦想,注定是幻想。
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样曲折的路,
那也要能够承受旅途的孤独,
并且尽情享受这沿途的风景。

有梦就去追,不要惧怕困难与失败。

对她好,去见她。
做好自己,尽一切所能。

让梦想能够实现。

这是我所能掌控的自己。

……
好好做好每一件事!
机会会来的!!加油喔
要好好把握!
晚安~
……

希望这不只是无心之言